美媒:疫情已彻底改变了美军战机飞行的流程-武则天怎么死的

发表时间:2020年05月28日 09:03:38内容来源:美媒:疫情已彻底改变了美军战机飞行的流程

来自:美媒:疫情已彻底改变了美军战机飞行的流程文章地址:http://china.fotaru.com/9967731/4759237.htm

美媒:疫情已彻底改变了美军战机飞行的流程

美媒:疫情已彻底改变了美军战机飞行的流程

在南卡罗来纳州萨姆特附近的肖空军基地(Shaw Air Force Base),每当李上尉(Capt。 Jonathan Lee)走到他的F-16战机旁准备起飞时,地勤组组长都会亲自迎接他。

“地勤维护人员和飞行员之间有一种强大的联系。在他[关闭机舱盖]之前,不能和他握手让人很失望。”

机组飞行设备人员都穿戴着个人防护装备,每件都要进行消毒。李上尉说:“我现在会把头盔和面罩拿给他们,让他们消毒。这和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必须的措施。”

真实的情况是,即使在普通训练中,战斗机飞行员也不一定总能安全返回。单座战斗机飞行员与地勤组组长在起飞前的最后一次握手是一个很小但很有意义的仪式。

李上尉说:“现在情况大不一样了,我们都戴着口罩。有条件的话,要保持六英尺的社交距离。”

“当你完成任务离开工作地点时,几乎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这种情况在这个职业中是很疯狂的。”

哈里斯说:“这让人有点沮丧。在平常的日子里,我们会爬上梯子帮他们准备好,和他们握手。那是他们完成任务回来前的最后一次握手。”

作者署名:小浪据《福布斯》杂志报道,对美国飞行员和机组人员来说,新冠肺炎已经彻底改变了(战斗机飞行)流程

来自第77战斗机中队(Fighter Generation Squadron)的地勤组组长向李上尉敬礼,并跟着他从梯子爬到驾驶舱帮他绑上降落伞。一旦确认飞行员已经准备好,地勤组组长便会从梯子上爬下来,再把梯子移开。哈里斯(Elquone Harris)就是这样一名地勤组组长。通常在从梯子上爬下来之前,他一定会与飞行员握手。

飞行员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空闲/方便的会议室。大约一小时后,12名飞行员都会去中队的飞行服务台了解即时的天气、航空通告和飞机的具体信息。他们会走到自己的飞机上,开始起飞,大约90分钟后返回,然后进行两到四个小时的汇报。

但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这种握手和人情味就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为了防控新冠肺炎,空军的机组人员和维修人员现在有一长串 “禁止”清单。从防疫角度来看这些是必要的措施。因为如果不采取谨慎态度的话,新冠肺炎可能会破坏战备状态。与疫情发生前相比,第77中队和其他空军中队的飞行时间并没有显著变化,但有很多事已经完全不同。

李上尉说:“对我来说,不准握手是防疫措施禁止清单里最难的一件事。”

空军希望能证明他们可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虽然这并不能让人感到愉快。伊维说,在滑行出航前,他更多的是与飞行员通过无线电交谈。

没有什么设备能比得上你的设备

在弗吉尼亚州汉普顿的兰利空军基地(Langley AFB)以北300多英里处,第27维修队(第27战斗机中队,第1战队)的伊维中士(Ian Ivey)戴着面罩和手套正在清洗一架F-22 “猛禽”的驾驶舱。他用异丙醇和蒸馏水的混合物对猛禽的控制杆、节流阀、显示器和驾驶舱按钮进行消毒。伊维中士是F-22机组组长,也是 “猛禽”示范队( Raptor Demonstration Team)的成员,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病毒,“猛禽”示范队到现在应该已经飞过5次航展了。

佩戴飞行手套使用F-16的操纵杆、节流阀和仪表盘的按钮上没有手指的感觉好, (过去很多飞行员都把手套的指尖部分割下来)。但现在飞行员们佩戴手套是为了下一位飞行员不会感染病毒。

抵达第27FS机库时,一名工作人员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喊出伊维的任务。然后他便会和另一名维修员一起去工具室收集消毒过的工具,然后向起飞线走去。

77中队的飞行频率与疫情爆发之前的水平差不多。不过,训练都在当地进行,且大多是战斗机基本飞行动作(BFM)。这与 “赌徒”们3月初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 Nellis AFB)进行的年度红旗演习(Red Flag exercises)相去甚远。中队的F-16战斗机在空军基地,每晚都会得到维护。

地勤组组长哈里斯说:“在新的飞行日程下,我们实际上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理飞机,飞机(性能)也更可靠了。”

中队的公共空间不断地进行着消毒。当李上尉和其他77中队的飞行员们前往起飞线时,他们必须佩戴好飞行手套和头盔。同时他们与地勤组组长保持着六英尺的距离。在从梯子爬到驾驶舱前,李上尉需要戴上氧气面罩,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在驾驶舱里到处呼吸”。

在空军基地,洗手液和消毒剂随处可见,包括在飞机旁边。飞行员们在飞行前都会进行检查,但基本上避免接触飞机表面。当李上尉进入F-16飞机的驾驶舱后他便独自一人,没有哈里斯这样的空勤人员帮他系安全带。李上尉说他觉得自己绑上降落伞没什么。

本文为新浪军事原创内容,版权属于新浪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对于飞行员和维修人员来说,装备是个人的。这点在现在尤其重要。飞行员的飞行服、安全带、头盔和氧气面罩一直属于个人专用。在飞行之间,将装备消毒至关重要。

和其他机组人员一样,伊维用消毒剂消毒他的耳机、反光带和手套。他承认,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这些装备“属于自己”。不过他还表示,这样工作了两个月后,第27飞机维修队的人开始感到有些单调乏味。

另一点不同是,集体简报会被取消,只有小型的 “战斗式 ”简报会,通常只有长机和僚机参加:“如果是双机飞行,那么我就去一个简报室,并且这一周我都要在同一个简报室里听取简报。”

在到达“猛禽”号之前,伊维需要在兰利的大门口回答保安人员的问题,以确定他进入基地是为了执行关键任务。伊维现在上班五天,休息五天,他在家里一边忙着做电脑模拟训练一边写报告。

战斗简报和消毒的战斗机第77中队(绰号“赌徒”)现在被分为A组和B组。 其中,一组在周一/周三/周五飞行,另一组在周二/周四飞行。两组根据这个时间表交替飞行。就在几个月前,李上尉的飞行日程还不是这样的。

伊维中士说:“我们的更衣室是不允许使用的,所以回家后我会去车库里脱掉所有的装备---我的工作服什么的---然后直接扔进洗衣机里。”

(疫情发生前)他会在预定起飞前两小时左右开车到肖基地,和其他12名中队飞行员一起参加一个集体简报会,然后再分成两到四人的小组进行更详细的任务简报。

猛禽演示队仍然每周练习一次,以便飞行员和维修人员在恢复航展时做好准备。事实上,该队两架二战时期的P-51野马战机(P-51 Mustangs)最近还在弗吉尼亚海滩上空飞行,向奋战在抗击疫情前线的工作人员致敬。

李上尉说,即使在高温和潮湿的情况下,走到他的飞机前穿上全套飞行装备应该也不会太麻烦:“只要我把头盖放下来就可以‘启动2号’,让驾驶舱冷却系统工作,所以问题不大。”